— 阶下青苔红树 —

kingslover 亚赫

只是为了给亚赫这对冷到不行的CP添粮,高烧码字,文笔稀烂,切莫见怪

倒序写法,多视角变换

侍女视角

不安,从宫殿的打开的雕花窗子里冒出来,从街头好事者的躲躲闪闪的眼神里穿出来,笼罩了整个巴比伦城。

门口的卫兵为捧着装满冷水的银盆的我打开了门。这时我才14岁,初来乍到,当我微微颤抖地捧着盆进去的时候,几乎被这房间里的低沉气压吓得没了呼吸。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异族高大男子敛声屏气地围在一起。一瞬间,我不敢走向那华美却寂静地可怕的大床,哪怕我曾幻想着成为床上那传说一般的君王的女人。那些站着的男人们不时窃窃私语着,音量和吐着信子的响尾蛇差不了多少,更让我却感到恐慌,感到被一群蠢蠢欲动的蛇盯上的感觉,哪怕是自己养的呢。

我小心翼翼地跬步而行,想尽量安静而迅速地完成我的任务。然而事违人愿,我的裙脚缠上了一座雕像的脚。看在宙斯的份儿上!(希望这个异族的神可以让我从这堆异族中全身而退)。冷汗直冒,我轻轻地抬起脚勾起裙子想要摆脱它,冷不丁被一个异族人长长的佩剑打住了腿。我是如此狼狈地跌倒在地,盆与地之间发出打响,一时间数双浅色的双眼都看向我,那些目光似乎要把我割开。

突然床上的人似乎有了动静。感激伟大的国王!因为他发出的微弱喘息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身上。我慌忙起身,毫无防备地对上他的眼睛。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那双宝石一样的蓝眼睛就成了我们这代少女(大抵也包括不少少年)梦中的图腾,而现在他的目光如此涣散我不太确定他是不是在看着我,只有他眼角的血泪和红创是可以确定的。

我惊慌失措地站在那里,进退两难。他身边的一个波斯人给我打了个手势让我离开。于是我逃命一样的逃了出去。就在我即将跨越门槛的那一刻,我听见一个低沉而磁性,却嘶哑的呻吟:“Hephaestion……”

那是何等的绝望和痛苦!对这残酷世界的诅咒,对这不公命运的控诉!比绝望还不甘,比痛苦还彻骨!

我不禁回头,而被风吹开的窗户让光线笼罩的那尊绊住我的雕像先夺取了我的目光。金色的阳光赐予了它生命,我似乎可以看到他俊美的英姿,每一块肌肉都如此饱满,每一缕发丝都如此飞扬。他像降临人间的神诋,头顶的光辉是阿波罗为他戴上的桂冠。

他的眼睛凝视着床上的王。

垂死的王颤巍巍地伸出一只手,无名指上的巨大红宝石戒指是如此的引人注目。他干枯的双唇抖地比他的手还厉害。

他徒劳地举高这枚戒指,献祭一样的对着那雕像,突出同样的名字:“Hephaestion……”

我忍不住别过了头,不想看到王的表情。

不,这不是我姐妹告诉我的英俊潇洒的马其顿之王,不是兄长崇拜的加冠之年就建立起历史上最庞大帝国的征服王,不是任何人口中的那个王,那个亚历山大大帝。

一个心碎的人,一个痛不欲生的人。让我想起了我进宫的第一天,一个衣着寒酸少年在宫门外嚎啕大哭。同伴告诉我他的爱人被强行阉割送给大流士。他的哭声并没有持续很久。一个侍卫用一刀让他再也哭不出来了。我透过窗子看见他垂死的眼神,我以为我不会再看见一双比他还要悲痛的眼睛。事实证明,我错了。

我飞快地逃离了。

这就是我能够告诉你的了,我亲爱的孩子。当你今后在听到亚历山大大帝,无论是与伟人还是暴君挂钩,我都希望你知道,他其实,也是一个人,一个曾拥有爱又失去爱的人。

“妈妈,Hephaestion是谁?”

“我不知道,这是属于他们的故事。”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