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佛言 VO重逢纪念文

一别十年月泠,欲语停。香燎情牵青灯晓夜明。 却垂眸,指相扣,肃杀喉。桃根难断无语正凝愁。

     笑容,带了新的皱纹,消逝地就像从难以辨析到全然展开的瞬息一样快。模糊的彩色色块掠过,银光一闪,哑光的白色闯入你的视线。
    目眩,你脚下趔趄,幸而没有摔倒。
    佛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不过当虚妄成为梦一般的现实,凡心,是欢喜的。
    你小心地在香炉上插上细细的长香,太细了,你担心它们盛不住你太多的心思。
    在故事的开始,你从未想过是这样的结局。
    他的热量波及了你,你猝不及防地被击中。你不知怎的想要转身逃离,可是却使不上力气。
    幻想中的烟花绚烂,一瞬间的花火却无法长存。渴望中的雷雨铮铮,最彻底的洗刷却从未来过。
    香静静地燃,燃成灰色的悄无声息地折断。
    大概是当时灌下的酒太烈,沉沉的坠在胃里,麻痹了你的神经。听不出的调子撞击在光点上灼烧着你的肺部。飘忽的光束勾住你,恍惚间,你的躯壳被留在了地面。
     失控。仿佛是两个自己在分裂,挣脱的那个高高地俯视,像飘到天上化为虚无的烟;留下的这个低低地仰望,像燃成灰烬不复存在的香。
     他的皮鞋亲吻地毯的声音敲打你的鼓膜,熟悉,曾在你的耳畔无数次回荡。
     盯着他的鞋尖,经典的款式,不算新潮也不落伍,和当时一样。
     搅动着你的肠道,酒精突突地随着血液周游你的全身,纠缠不止。这大概是你躁动的原因,当他的目光穿透你,一片空白,唯有主持喃喃低声的佛经在吟唱,却越发不能平静。
     “佛言,念佛无难事,所难在一心。一心亦无难,难在断爱根。”
    当你的皮肤触及他的指尖,你触了电似的一滞,这电流太大,你感到难以负荷,身体里的某个机关猛地重启。太急促,太剧烈,仿佛最后一片叶终于感知到了秋的召唤,沉睡地太久的莲子挣扎着想要苏醒,引起水面无形的巨浪。
    “你的心,”他的手指按上你的脉搏,却像是掐上你的脖子,“不净。”
    你垂下眼帘,没有直视主持。
    不静。不净。
    他的手臂环绕上你,碰过的地方像是回忆的烟,钻进你的肺,火烧火燎地痒。
    香已尽,烟尤绕,跪不起。
    “好小子,好久不见。”拍拍你的肩,他吐字的顿挫引领着你心跳的频率。
    你松松地揽着他,不敢收紧。
    镁光灯依旧耀眼,光芒照耀下的人,还是那两位。
    仿佛是当时。
    相见是缘,不见是命。腾空而上的烟雾,将你的念想,送给了遥远的佛祖。
    他又握了握你手,郑重其事地说:“再会。”
    你莞尔:“只要能相见。”
    身后一个稚嫩的嗓音响起:“施主,烟已尽,佛祖已经听不到了。”
    愣了一下,你起身,向他施礼,跪地太久腿有点软,脚下有些飘忽。
    “虔诚的施主啊,你是还愿还是许愿?佛祖一定会被你的诚意打动。”
    还愿,还是许愿?你动了动嘴角,终究只是扯出一个微笑,再次施礼,转身离去。
   佛言,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去独来。
   苦乐自当,无有代者。

作者的话:
给没看懂的筒子解释一下,是两个场景交替,重逢后的开花在上香时回忆重逢的场景。
前天看到他们重逢的图片,还以为是新番出的旧图,刀吃多了,不为所动。直到次日听基友议论,才恍然大悟。
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重逢。
我一直以为他们的美好只存在于当时。
想来是缘由天定,前生的500次回眸才能换来今生一次擦肩而过,情深缘浅。开花信佛,我想他会懂。
爱不到,求不得,怨不止。
@溪瑶
大大求配图
@Double K
司机丢了车钥匙<(_ _)>,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