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忘川 【苏靖】

江湖AU 私设如山
summary:有人为了爱而忘记,有人为了爱而记住
奇毒彼岸蛊横扫江湖,中蛊者陷入沉睡,梦回前世,现世身死。
唯一拥有解药的江左第一大帮江左盟却声称不理此事。
江湖第一大帮“大梁”长子中蛊,其弟萧景琰单闯江左盟求药。
如果萧景琰不曾遇见林殊,他这一世,是否会好过许多?


“佛说,情定三世,来生若是缘未尽,景琰,我必不负你......”
不,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你我都不要再见了。
他一仰头吞尽了碗里的汤汁。
“好孩子,”那老妇很是欣慰的说,“哪像上次那个人,磨磨唧唧地只喝了半碗,还当我没看见......好孩子,他会为此付出代价的,而你,则要好过得多......”


天边的最后一丝血色残阳也业已被吞噬,明灭不定的目光像幽咽的烛火,梅苑二字被烤得金灿灿的。
“夜深了,大家请回吧。”一石激起千层浪,忍耐了一天的江湖人士几乎要掀翻江左盟宗主的大门。哭声和骂声参杂一起,一片混乱,那红衣少年宛若水中一片落叶被淹没。
“快想想办法吧七哥,”少女名贵的水蓝色月华裙如同她明月一般的脸庞一样沾染了尘土,疲倦而焦急,“大哥中毒已有数日,若是再拖下去.......”少女已然带了哭腔。
“霓凰妹你先别急,江左盟虽然见死不救,但我们一定不能坐以待毙。”少年紧紧攥住自己的剑柄。

庭中月色泠泠,如积水空明。红梅不知人间疾苦,兀自开得快活。
一袭红衣一晃而过。
暖阁内,榻上的人俶然睁开了眼。折射了月光,他墨色的瞳孔看上去竟然如透明的一般。
红衣少年一顿,竟再也不能动一根指头,直愣愣地倒在这榻上,手中之剑应声而落。
榻上的人直起身,搓了搓自己青色的衣角,悠悠地上下打量着这位入侵者。这红衣少年羞愤,瞪大了眸子狠狠地看回去,银白月色下少年的双眸如黑玉般灵光转动,脖子却已是和衣裳一般的绯红。
江左盟宗主隐藏在阴影里,青衣外只有一块瓷白的肌肤被月光照耀。他缓缓拿起地上的剑,似乎是在仔细欣赏剑鞘精美的雕刻,可下一刻又颤颤地把它扔到一边。
“好重啊,你平时走到哪里都要随身带着它,不会很累吗?”
少年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跟对着猎人不知所措的小鹿一样。
当那人冰凉的手搁着里衣都让他打了个冷颤时,少年腰间的玉牌已然被那人攥在了掌心。那人的手指划过玉上刻着的“萧梁”二字,几乎要生生把它掰段。
“你哥哥的病,大概很重吧,嗯?”他的声音轻柔,像蛇一样缠上来,“他若知道自己素来疼爱的幼弟竟不惜为他以身犯险,空闯江左盟,不知道会不会直接气死。”
少年感受到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只觉得下半身酸麻无比,不能动弹,也许是被点了穴。心下惶急无比,又为人鱼肉不敢妄动,唯有任由那人在自己腰间摸索。他口不能言,听到那人嘴里不忌讳,虽然十分恼怒,也无计可施,只能继续狠狠瞪着他。
那人也古怪的很,明明知道他无法回答自己,还自顾自地说:“不过他这一病,倒也几家欢喜几家愁吧?虽说都是一家......你五哥必然高兴的很,还假模假式地撺掇你来我江左盟求药,明知我江左盟早便申明绝不插手此事,不过是要打发了你......你父亲倒是真心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多么爱自如命的父亲啊,为了一个儿子不惜搭上另一个。”说着这样的话,那人却几乎笑了出来。
冷,从那人的笑里,那人的手中,那人的骨头缝里透出来。
“你只知道你哥哥中了蛊,而我这里有药。却不知道为什么江湖上突然有那么多人中了这稀奇的毒物,也不知道为什么唯一手握解药的江左盟见死不救。”
少年垂下了眼帘,哥哥的病容就浮现出来。他看上去并不像病了,更像是睡着了,只是睡得不安稳。一开始只是渴睡,后来一睡不起。呼吸越发虚无,盗汗越发严重,整个人迅速地消瘦下去,嘴里还不时冒出些呓语,他细细听过,翻来覆去不过“赤焰”“小殊”“悬镜司”这些不知所云的东西。
像对待千千万万中蛊的江湖病人一样,此时身为叱咤风云称霸一方的大梁长子也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名满天下的琅琊榜蔺大夫不过给了一句话:“中了彼岸蛊,去找江左盟,讨一碗孟婆汤。”
江左盟是他唯一的希望,他和霓凰不远万里,难道吃了个无情无义的闭门羹就会空手而归吗?绝不!
“不错,你是找对了人,我就是江左盟宗主梅长苏。”神机妙算的梅宗朱果真可以读出他的心思,“既然大梁都亲自找上门来,我也不能坏了江左盟的口碑。”
“飞流。”一名蓝衣少年简直是飞了进来,他手里捧着的案板上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酒葫芦。他放下案板,朝着梅长苏点点头,就又飞出去了。
“喏,你心心念念的解药,江湖人称孟婆汤。”这古怪名字牵挂着多少人的性命,江湖上挤破脑袋都抢不到的灵药,如今这么放在自己面前,少年感到难以置信。
“要不要,不要我就扔了。”少年急忙起身去拿——才发现自己又可以动了——却被一只苍白的手拦下。
“我把药给了你,你可也得给我点什么。”这混帐东西,明明硬抢了自己的玉牌,还得寸进尺!
“这药是无价之宝,区区玉石终究是俗物,不如......”少年只觉得自己唇瓣又湿又凉,如同贴着一块冰。他才明白是梅长苏的嘴唇,紧接着就被撬开了牙关,腻腻的如同一条蛇爬进了嘴巴。他想要推开,却被梅宗主按着穴位,忍他宰割。
少年逃走时太匆忙,竟忘了哪怕给这个夺走了自己初吻的风流登徒子一巴掌也解恨。梅长苏望着月下远去的红色,又搓了搓衣角。
景琰,你走得还真快,都没来得及告诉你,有些人,忘不了,有些执念,放不下。
世有彼岸蛊,就是让人梦回前世,羁绊今生;人间孟婆汤,不过是一味帮助他忘掉的药罢了。
若是执迷而不愿放手,也只能去找奈何桥上的那一位,用一碗真正的孟婆汤,一了百了。
景琰,你走的太快,我追不上,但是我会在这里等,等你重新回到我身边。
一旁的火炉默默燃尽了,灰烬是一团绝望的冷。
有灰的地方,必然有火来过。



评论(5)
热度(25)

2016-08-15

25  

标签

苏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