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羽皇秘史 【all逸】ABO生子

孝庄秘史AU,原梗来自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818342【君逸/真逸/刃逸】NC-17!生子!自带ABO插件!alpha:天乾,beta:中庸,omega:地坤,发情期:雨露期,信息素:露香,子宫:内坤室,标记:乾痕。
私设:因为两族混血地位卑微,所以虽然羽族地坤只能被一个天乾标记,但是同时可以被其他种族标记。不同种族信息素味道不同,人族:酒香,羽族:花香。羽族的嗅觉没有人族好。
一旦被标记,只能针对标记自己的人发情,生子。但若天乾死去则标记解除。
如果你能接受以上,就和笔者一起自我放飞吧。

羽皇秘史
章一 羽皇(主君逸,暗真逸,刃逸)

红艳饱满的珊瑚衬在白若凝脂的肌肤上,像一道缠绵的绝色伤口,硌在掌心,生生地痛。
他终久还是松开了手,手钏掉在桌子上,响地清脆。手心道道红痕,缓慢地消去。
“庭君......”掌上珊瑚怜不得,却叫移作上阳花。我懂的。我怎么会不懂的?你知道我懂的!他喃喃着他的名字,“庭君......”这两个字仿佛千斤重的橄榄,含在嘴里沉甸甸的,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陛下。”仕女隔着屏风说,“摄-帝夫派人来请陛下早些歇息。帝夫说明日就是国婚......”
“下去。”一口一个帝夫像针扎着风天逸。
国婚?挂衣架上的婚服流光溢彩,刺痛了风天逸的眼。
对于地坤而言一生只能穿一次的婚服,意味着他与心爱之人这一生一世只能错过。
“是,羽皇陛下。”尽管是对气息不甚敏锐的中庸,她也感受到了羽皇的怒火。
羽皇陛下。他都要忘记了,自己是羽皇。这两个字,不啻于一个耳光。将沉迷于过去的他扇醒,留下现实火辣辣的疼痛。
嘴角勾起讽刺的染发弧度。他这个羽皇,大概是要青史留名了。
澜洲大地上最年轻的羽皇,亦是开国二百年来第一个身为地坤且不能凝翼的君主。不知道是否后继有人,至少是,前无古人。旁人的闲言碎语,多到他不想听也不得不听。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就是没有现身却处处存在的,风刃。
风天逸攥紧了拳头。他这位好叔叔,一手遮天的摄政王,澜洲最强大的天乾,明天,就是他的夫君了。
对于风刃,风天逸内心五味陈杂。恨吗?风天逸当然恨。恨他自幼对自己的残酷教导,恨他把自己当作傀儡,放任雪家把朝廷搞得乌烟瘴气,恨他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他掐断了自己作为皇者也好,羽人也好,地坤也好,所有的希望。
可是祖先的规矩摆在那里。风家但凡出现地坤,必是同姓之间结合,叔侄辈之间通婚实属稀松平常。
为了血统的纯正。他听到自己喉头撕裂的呜咽,发现自己笑出了声。
一把抓住了那薄如蝉翼的纱衣,狠狠地撕着。价值连城的鲛纱依旧散发着美丽纯洁的光泽,证实着这的确是传承百年、历代风家地坤出嫁时的嫁衣。眼泪一滴滴地穿透了它,风天逸突然感到难以遏制的目眩,五脏六腑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死死地抓住、搅拌,恶心的反胃感一下窜到舌尖。他咚地一声倒在榻上。

君逸肉,走:http://www.gc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366&page=1&extra=#pid66587



“陛下!”羽皇睁开眼,只听得声音却找不到人。等晃过了神,才发现跪在床帐外、低的不能再低的一个黑脑袋。
风天逸没见过他,想来是新来的侍者,懒得与他讲话,乜斜着眼睛翻过身去不看他。等到他几乎要睡着了,才听见比蚊子叫大不了的声音传来:“陛下,陛下,我,我叫羽,羽还真,是陛下以后的,的,贴身佣人……”
身上、心里都不痛快的风天逸莫名地有一腔怒火想要发泄在他身上。依旧是头也不回,羽皇冷冷地说:“狗小子,我让你说话了吗?”
看来羽皇的威信似乎还是有的,那下人牙齿打战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羽皇心里痛快了些,却依旧不肯饶了他:“你说是以后要被我使唤的,那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是谁派你来的?”
“回,回陛下的话,”那可怜的孩子几乎都不会说话了,“是,是王爷,啊,不不,不是,皇夫。”
听上去就像是说:“王爷不是皇夫。”因为害怕而太磕巴的话反而起到了意料之外的好效果。
心情终于转好的羽皇翻过身来,依旧半闭着眸子,双唇微启:“抬起头来。”
那人像个老头子一样颤巍巍地提起头,被不耐烦的羽皇一把勾住了下巴扬起脸来。
长得到不算丑。风天逸心里暗道。肉嘟嘟的小脸蛋,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伸手捏一捏。
手比脑子动的要快,那种温暖而饱满的触感让羽皇情不自禁地勾起一个微笑,觉得无端端地心情舒畅。
“羽还真。”羽还真呆呆着望着他,就跟什么都听不到的木头人一样。
“羽还真!”“在在在,小的在。”
“羽皇的机会不是随便给的,”风天逸抬起下巴看着他,“但是本皇现下心情好,便宜你小子一下。”
羽还真瞪着天蓝色的大眼睛,还是那副呆样。可不知道为什么,风天逸反而很喜欢他这副样子。
“当了本皇的下人,就是本皇的狗。好好伺候本皇,就会有好日过。要什么有什么,只要本皇同意。不会有人敢欺负你,除了本皇。”
羽还真楞楞看着自己,口里喃喃着:“谢陛下,谢陛下。”
“那么现在,本皇有一项任务要交给你,干得好,你以后就跟着我。干不成,从哪来的滚哪去!”

评论(30)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