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羽皇秘史 章二 ABO生子 all 逸

第一章http://www.jianshu.com/p/ed65214eda1d
章二 帝夫
鹅毛大雪,琉璃世界。白中点点嫣红,遗世独立,傲骨临风。透过纷飞白色,风刃遥遥地望着祁阳宫中的红梅。
世人皆称其桀骜不驯清芬不俗,可梅花若能选择,是否情愿与百花齐放,情愿沦为满枝俗艳桃花中的一朵,只为尝尝那春日暖阳的爱抚,也好过这无情刺骨的冰冷风霜。
“叔叔抱,叔叔要抱抱!”鹅黄袄子包着的孩子粉嫩如玉雪团儿,红红的花瓣落了满头却不知,跌跌撞撞地向他走过来。
风刃站在那里,目光飘忽,没有动。“下雪了。好大的雪。”极小的声音连他自己都听不真切,“天逸,下雪了。”
被雪欺压的花朵簌簌轻晃,远远看去如绢面女子喃喃自语的红唇,话语飞散在狂风中,不知进了谁的耳朵。
那梅树下的稚童,早已没了踪迹。
风刃一时间觉得有些冷,裹紧了一身大红的吉服。国婚定的仓促,又是在冬日,吉服来不及新制,就匆匆修改了先皇的。新的绣样盖住了褪色的图纹,但若挑破那锦上添花的一层,就可以看到那不堪的里子。
内务府的人不是没有请示过,只要将婚期拖延一些时日,等到春暖花开,就可以有一场簇新而精致的婚礼。
风刃揉着太阳穴摇了摇头,让他退下。冰雪消融的时间,他等不起。
没有展翼点、无法凝翼的羽皇已是奇谈,并且还是个地坤,一个和人族太子不清白的地坤。
时局变化气象万千瞬息万变,他不能赌,他没有筹码,也输不起。
成婚是唯一的办法。以此稳定朝廷,雪凛反而没有撺掇他谋逆的理由;斩断天逸和白庭君的关系,以免天逸成为白雪威胁羽族的把柄。
一个可以算得上是完美的解决方案,所有问题都得到了妥善的解决,除了天逸。
天逸恨自己,恨煞了自己。风刃怎么也想不到,羽皇七年来第一次在他面前落泪请求,像十三岁的风天逸一样,可却是为了另一个天乾。他以为自己已经掐干了羽皇的泪腺,旁人断无机会再看到羽皇的脆弱。造化弄人,自己太过善良多情的侄子,在自己面前又成了十三岁的风天逸。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恨风天逸太不成器,还是恨那个让天逸泪流的白庭君,还是恨自己。
风夹着雪狠狠地撞向梅树,飞红满园,落红一地。
风刃悠悠地长叹了一声。
残红飞翔着坠落,不曾停下的雪很快就掩盖了它的遗迹。
仿佛它从未来过,仿佛他从未爱过。

刃逸肉(全是回忆杀)dirty talk预警 皇叔用强预警
http://www.jianshu.com/p/ae25e70a65fc

直到秋香燃尽,风刃才松开天逸。天逸很快就转过身去睡着了。沐浴着银色光芒,羽皇看上去脆弱地像个孩子。风刃为他盖上红色的锦被,月色照在上面,竟然反射出白芒。风刃靠在枕头上,目不交睫,若是斐钰见着了,定会劝慰:“王爷,若是有什么想不透解不开的烦心事,暂且放下吧,王爷的身体才是最要紧了。”
突然,风刃回光返照般一骨碌地爬起来,若是人看到了必然会被他冷得要结冰的样子吓晕过去。
他推开门,小心翼翼地虚掩着,无声地消失在夜色中。
不一会,孤灯如豆,两个黑衣人匆匆地进了寝宫。而直到天亮,也没有人出来。
直至第二天饷午,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宫闱:
羽皇有喜,且已有两月!

笔者的话:
吾皇信息素究竟应该是什么味道,皇叔信息素应该是什么味道,真真信息素应该是什么味道,希望大家可以提意见

评论(45)
热度(271)

2016-08-31

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