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TSN【ME】倾城之恋 ABO设定

倾城之恋AU,向张爱玲女神致敬

ABO设定,背景时间在1920年左右,私设如山,努力不OOC,希望能避免。

章一  爱德华多

“胡琴咿咿呀呀拉着,在万盏灯的夜晚,拉过来又拉过去,说不尽的苍凉的故事——不问也罢!”                                                   

你掷出了骰子,说让仁慈的上帝替你选择一个结局。转过身,维多利亚港湾依旧泛着目不暇接的色条,像是要在霓虹灯下呈现好一副印象派的巨作,抓住潮流的尾巴来证明自己不曾被落下。

那电报依旧安稳地躺在你衬衣的夹层里,挺括的乳白色纸张可以刮破你的胸口,让匕首一样锋利的烫金哥特体“SAVERIN”尝到血的味道。

你站在甲板上,垂着眼,咀嚼着父亲的用意。兄长的婚礼并不是一个你非出席不可的场合,尤其是当你第一次已经缺席的情况下——想到这里,你几乎哆嗦着嘴笑出来。自己大概也算是献给那些桃色新闻消耗速度惊人的太太们一顿饕餮盛宴,他被咂摸干净的骨头将成为萨韦林族家徽前所未有的装饰,让父老唾弃,让孩子好奇。

你深吸了一口气,才睁开眼。日色如浸了咖喱酱的暗黄油纸,颤巍巍透过荤红的光晕,似曾相识的景致令你恍然。从餐厅传来的小提琴声跳跃回上一个音符,水波的方向陡然回转一个半圆,衬衣夹层里的电报字母悄然更改了排列组合,小洋楼上的福字大灯笼离你越来越近。

当年胸口的离婚协定书每时每刻都在发烫,如同罗马奴隶被主人纹上的烙印,即使成为自由人也不得洗去。它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你曾经是什么,现在依旧是什么。

现在依旧是什么?你不由得伸手附上后颈,那处过于光滑的皮肤给你一种不真实的触感。你自嘲地想,自己现在当得起心死如灰四字。

可化烟化灰之前,曾是爱火中烧。

当年你踏上香港的土地时,天已然黑透了。维多利亚港湾用一道残月来迎接你,那个曾经在哈佛照耀你的月亮。

 

那年哈佛的月亮,洁白得很,你在戴安娜女神的注视下向马克倾吐了自己的秘密。你尽可以把过错推到过量酒精上,却忘记了自己本是不被允许触碰酒的。但你不管,你偏要越界,挑战别人给你圈下的危险境地让你兴奋,带给你和追逐飓风一样的刺激。

 “马克,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能告诉别人,听到没有!我只告诉你一个,你可不要辜负我,我就告诉你一个人。” 

你是这样说的么?可能是,可能不是,你拒绝再纠缠。可那是你就是像个十足的醉汉一样把好不容易来接你一次的他按在酒馆外的长凳上,伸开双臂环住他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希望他沾染了夜晚露水的针织毛衣能让你冷静。可那一团火从心尖烧到了嗓子眼,让你只想舒展舌头干点什么。于是你开始扭动,开始喃喃地盯着他的侧脸细语,开始摇头晃脑地揪着他造作地轻笑,开始想方设法撩起宽松的牛津裤让你们的脚腕赤裸相贴,你像剥开自己的皮肤让他的目光将自己热浪汹涌的身体冰镇下来。不,你没有发情,可那时你觉得自己下一刻就要炸开了,就再也受不了忍不住了。下一秒,如果他下一秒还没有把目光从那该死的零件上转移到你身上,你就要爆发了。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他即使来接你也要随身带着那些可恶的机械零件,好像这点时间就不能浪费在你身上一样。

过度的酒精、过轻的年龄、过浓的悸动、过美的月色,给你愚蠢的勇气:“马克,你听我说,听我说嘛!我就不能拥有你一点点的注意力么嗯?”

“华多,拜托,我听着呢,一直在听好吗?你知道我可以同时干很多事而且都——”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啊马克我是个omega啊你听到了么我想我有权利得到你的注意力,嗯哼?还是说你其实根本就不在意——”

“你说什么。”他的手僵住了

“我说,我,是个omega啊,怎么,没看出来吧!”

后来的事你不大愿意回忆,可它总是出现在你的梦境里:他猛地转过头来盯着你。那双微微瞪大的瞳孔那么深沉,是湛蓝的、宝石蓝的或是冰蓝的,已经永远找不到答案了。当你睡倒在纽约颠簸的马车里或是报纸大亨人头攒动的接待室,梦里那晚的雾气就浓了一分,一寸色彩就被掩盖。你发现回忆的过程往往伴随着失去,当它成为了模糊的背景笼罩着你的每一个梦境时,你已不再拥有他的目光。

笑话,你何尝拥有过他的目光。那天才的双眼也只是那样看过你一次,当你的心脏跳了第7下的时候,一个毫无波澜的“哦”算是对你的答复。

自己当时大概不会开心,毕竟年轻的血液波澜万丈,宁愿狠狠地被礁石迎面痛击,也享受那痛感,觉得这才是活过。而现在的你,死死地攥着护栏,只希望能平静地到岸。

 

一声过于轻快温柔的问好声打断了你的思绪:同舱的年轻omega拎着果汁,邀请你回去打牌。

 “多高了?”你轻轻地别过头。

“10镑!看着耶稣基督的份儿上,他们可真是野得、啃,不像话得很!这般作践家里的财产,将来可不知道能怎么挥霍呢!上帝保佑他们未来的alpha。”他的rp音咬得极准。

“才10镑?”你转过头不再看他,“里面太闷热了,我还是喜欢在甲板上,空气新鲜。”

“才10镑!看在上帝的份儿上,爱德!你是没有看到他们那股狂劲儿,如此糟糕的技术!耶稣基督!爱德,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去把那群假小子们杀个片甲不留吧,让他们搞清楚自己的几斤几两!”

搞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你绞起手。

 

“爱德华多萨韦林!我奉劝你先好好掂量掂量自己,搞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母亲和他那一刻都吓呆了,尤其是他的母亲,这个一直被丈夫疼爱有加的omega从未从丈夫的嘴里听到过如此失态的话,“我锦衣玉食地把你养大,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么?你就是这样任性自私,来逃避你作为一个萨韦林的义务?”充斥这段回忆的,不止是痛苦,那股冲鼻的棕榈味,代表着考砸、犯错、忤逆父亲,让你的五脏六腑都紧紧瑟缩成一团。

越是这种时候,你越本能地悲伤,越为本能而悲伤。

“我的义务是为萨韦林家的门楣增添荣光,这是我的义务,不是马克扎克伯格的!呵,他是您的好女婿的时候,我也不过是扎克伯格夫人!”

这回换到你的父亲愣住了。叱咤风云的亿万富豪习惯了alpha们的臣服,骤然面对omega儿子20多年来的首次反抗,让他无法接受。

“好,好,好,”父亲被你气得语无伦次,“好个omega啊,真是好样的!不仅敢离婚了,连自己的父亲都敢吼!”

“我的好父亲啊,离婚难道不正和您的心意么!这段婚姻的开始,可曾得到过您的祝福!是谁听说我交了个中产阶级的朋友,一周拍了9封电报给我逼我和他绝交!上帝作证啊,您听说我对马克有好感,连着逼我参加了多少舞会见了多少世家子弟!您当时是怎么说来着,啊,对了,‘那个扎克伯格真是眼高于顶,真是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要不是母亲拦着,您早就在我和马克结婚登报的时候同时申明和我撇清关系了!”

“逆子!逆子!早知道你现在这般样子,我当年绝不会纵容你母亲把你当作一个beta养大!”

“是啊,您后悔,我何尝不后悔。我很抱歉,父亲,假如我从开始就被当作一个本分的omega教养,我会乖乖服从您的一切指令,我会为能成为扎克伯格夫人而自豪,我们的联姻将使萨韦林家族再兴盛一百个年头,我永远永远都不会提出要和他离婚。”泪水划过你勾起的嘴角,悲伤撑起它的弧度,“然而就像你之前就告诫过我的,像扎克伯格先生那样年少有为的亿万富翁,可以选择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我大概是永远失去,被给予的机会了。您早就知道了不是么?”

“我早就知道了?我的好孩子,学会把错误都推给你父亲了!我是早就知道了,我还以为是你们年轻人小打小闹呢!我要是早就知道了,我要是早就知道你把标记都割掉了,我绝不会同意你离婚的!”你死死地揪住衣角,才能避免被父亲燃烧的信息素所击倒。

“罗伯特,亲爱的,那是你的孩子啊。”刚刚回过神儿来的母亲立马挡在了你的面前,使你不至于晕倒过去。

“桑德拉,请你离开这里,这是父子之间的谈话。”

“不,我不会让德——”“妈妈,请离开吧,爸爸只是想和我单独谈谈。”

 母亲带着难以置信而忧心忡忡的目光离开后的好一会儿,你和你的父亲谁都没有说话。

“法律摆在那里,我签了离婚协议的。白纸黑字,这就是最后的定局了。”你终究失去了和父亲对抗到底的勇气。这话更像一个示弱的请求,请求话题的终结,请求痛苦的暂停。

是的,这就是定局了,拜托了。

 “原本不是,根本不是!但凡你还留着他的标记,你就是扎克伯格家的人!”

波塞冬的三叉枪,也不会比这句话要来得残忍。过了这么多年,它依旧卷起你心中悲愤的浪潮。

“他的标记,我的上帝,扎克伯格家的人,标记!”

 

你一瞬间回到了那里,那个优雅芬芳的休息室正符合莫泊桑笔下女主人的一切幻想,你闻到了马克身上机油、工业润滑剂和爱情的味道。你以为自己得到了令人羡慕的美好结局,殊不知索福克勒斯早已安排好了情节和结果。你可悲地记得你们是如何在真皮沙发上紧紧地镶嵌在一起,记得被马克的刺绣领带缠住手腕的瘙痒感(那刺绣图案极蠢),记得马克的嘴唇像羽毛一样轻柔地扫过你的耳尖带来阵阵酥麻的快感、他附在你耳边咬你的耳垂、他唤你华多、他说你的眼睛比女王权杖上最大的钻石还要闪耀还要美丽——

“华多,我能标记你吗?我能吗?”

一定是你听错了,才会觉得他的声音发抖,才会觉得他仿佛是在祈求,才会觉得自己正踩着幸福的云彩飘然欲仙。你心里嘲笑他的多此一举,又被他的多此一举感动地发抖。

 

“所以呢?爸爸!我留着他的标记,就能像个下三滥的、那种omega一样对他死缠烂打?我留着他的标记,就能每个月恬不知耻地想他伸手讨要大把大把的票子?”

“父子之间,原本不该提钱,尤其当你还是个omega的情况下,”巴西富翁抚摸着自己的家族戒指,“但现在,爱德华多,既然是你要求不被当作一个omega来对待,既然你也承认了自己违背了作为萨韦林家族一份子的职责。”

“那么请你离开萨韦林家族的帷帐,我将剥夺你萨韦林的姓氏及其他作为萨韦林的一切权力。”

“这么多年了,你不是一直要求我,要给你自由么?好,现在,我以萨韦林家主的身份,宣布你的自由。”

 

你选择了香港,可能是因为香港留给每个人的空间都很狭小,自怨自艾没有蔓延的空间;也可能是因为香港的柏油马路却没有纽约那么硬,跌上一跤也不会那么痛;更可能是因为,香港大概是全世界最完美的码头,什么样的船都能在这里歇歇,沉淀一路的悲喜。

香港是一个适合你的地方。社交圈里最下贱的女子曾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学生,身为英国太太的印度女人自称是被流放的公主。每个人最不缺的就是故事,每个人都有太多的过往,像帝国饭店外被倒掉的成堆剩菜,悲伤只是众多调味品的一种,你只是芸芸众生的一个。

在香港,你甚至不再掩饰自己omega的身份。也许是因为,你对伪装(其实是欺骗)的深恶痛绝。

“爱德?”你转过头,那omega眼中的期盼根本藏不住,让你莫名地难受。

回忆比旧衣物上的虱子还恼人,在你毫无防备的时候狠狠咬你一口,然后溜到你捉不到的地方去。你张开手掌,手指被自己掐得红肿,无名指处甚至看不出一处浅浅的白痕。

“当然,我可得回去好好给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omega们上上一课。”你轻笑,“而且就能把赌注降下来,你也不用被指着去买饮料了。”

小心思被戳穿的omega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谢了。”

“你不会以为我就这么答应了吧!才不呢!快去给我买一品脱的冰啤酒!”你拍了拍他的屁股。

“上帝啊爱德你才是疯的厉害!omega不能喝酒!”他的惊呼引得无数游客侧目。

你重重地哼了一声,摇了摇头,跳下了甲板,不再回头看他。

萨韦林家族靠赌场上的筹码一步登天,你的父亲凭借风险投资铸就传奇,你的身体里流淌着赌徒的血液。那封请柬只是一个引座员,你接受了它的邀请,将平稳的下半生作为赌注,将命运的骰子再一次掷出。

骰子投出之前,你就知道它那六个面都有可能引向什么样的结局。

骰子投出之前,所有的结局都曾被牢牢地掌握在你的手心。

“幸好再有一两天就要到纽约了,就要到纽约了!感谢上帝!”那omega嘴里嘟囔着。

TBC(END?)

评论(16)
热度(38)

2017-01-19

38  

标签

TSN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