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授翻】【圣罗】the essentialist

The Essentialist
Summary:太多人渴望永生,渴望没有尽头的生命。而对于马克西姆而言,他只是还想活得更久一点。
NOTES:For AStupidUserName420.她希望看到一个“安东尼没有搞明白自己对马克西姆的感情,于是把一切都搞砸了。”的故事。这篇文章真的很蠢,需要一个愚蠢的现代设定作陪衬。我事先为本文与历史不符的地方道歉。我相信在胡编乱造方面我大概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行家。
—————————————————————————————————————
如果你非要知道点关于马克西米连·罗伯斯比尔的基本信息,请记住:他很丑。
他有一双绿色的眼睛,那绿格外暗淡苍白。这双眼睛太过凸出,而且总是四处乱瞟,却从未在某一张面孔上停留。他的嘴唇总是毫无血色或者带着一抹病态的粉,导致他轻启双唇时往往使人战栗。他的脸上满是雀斑。他体格孱弱。诸如此类,不可胜数。
你大可以说他就像月球上的环形山,他的丑陋和冷酷对于任何一个人都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圣茹斯特就是那个倒霉蛋。很明显,他只看到的那双眼睛然后就彻彻底底地栽了进去、再也看到不到剩下的世界。他绿色的眼睛,何等美丽,犹如海洋。他沉稳的性格,让他实际上更加光彩夺目。关于罗伯斯比尔的一切,都仿佛是爱神阿芙洛蒂忒的馈赠,不然怎会这样完美无瑕。
好了,现在让我们重新回顾一下圣茹斯特所知的有关罗伯斯比尔的一切——请记住,对于圣茹斯特而言,马克西姆犹如新春一样美丽。
             ————————————————————
“抱歉打扰您一下,”初见时,圣茹斯特这样说,“请问您是马克西米连·罗伯斯比尔吗?”
被叫到的男人转过身来。他的制服太过干净笔挺,让他很有可能会被错认为新生,况且他看上去也不像高年级那么高。两人的目光交汇了几秒,直到罗伯斯比尔先错开了目光。“没错?”
“我是安东尼·德·圣茹斯特,”他说,努力掩饰语气中的期待,“我去年为了参加学生会给您写过信,毕竟您是主席——”
“我不是董事会或委员会的主席——”马克西姆皱了皱眉,令圣茹斯特不禁萎缩了一下。就在他正准备道歉的时候,马克西姆又开口了:“但是我记得你的信,充满了激情和诚意,我一直渴望亲眼见一见它的作者。”
“我,我很高兴,罗伯斯比尔。”圣茹斯特说。
马克西姆绿色的眼睛绽放出光芒,令圣茹斯特想起海洋。
“叫我马克西米连就好。”
              ————————————————————
卡米尔是第一个对他的狂热指指点点的,当然是,除了卡米尔还能有谁呢?“他已经有男朋友了,你知道吧?再过一万年马克西也不可能跟你这种人约会,门都没有。并且我对此并不感到抱歉,圣茹斯特先生。”
卡米尔脸上的笑让圣茹斯特想一把揪过他的头往墙上撞。
和普遍认知不一样的是,你在大学不仅仅能偶遇你命中注定的恋人,更能发现他最好的朋友,恰巧是个混蛋。
“如果还有什么原因使你必须出现我眼前的话,德穆兰,”圣茹斯特说,“赶紧吐出来,我会让它滚。”
但是德穆兰没有在听——他转过身去,朝一个冲他微笑的姑娘招手,脸上浮现出开心的神色:“我来了!露西!”
德穆兰停下来冲他轻蔑一笑:“你知道马克西会来这里来年度会议的吧?而且当然是和安德鲁一起。他毕业之后就跟我断了联系,一直在拒绝我的邀请。”他伸出两根手指做了个打招呼的手势,“他要是发现你在这里,会被吓坏的。”
留下一个无声的笑,他连跑带颠地奔向自己的恋人。圣茹斯特可以听见他们的交谈声在大厅回响。他的手指发凉。
他要杀了德穆兰。
              —————————————————————
“我不敢相信罗伯斯比尔竟然真的没有意识到——你在大学的时候没有一字一句地请他嫁给你吗?”丹东问道。他正用胳膊紧紧搂着一位可怜的女士,尽管她看上去对此不太介意。
“只有一次罢了。”圣茹斯特咬着牙根说,“谁像你啊,大情圣。”
“看来一次就够了,”丹东笑得像个狮子,“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他跟博龙那样的混蛋在一起了。”
“安德鲁·博龙。”在卡米尔的穷追不舍下(毕竟只有他才能得到罗伯斯比尔赏脸回答),罗伯斯比尔淡淡地说,“我们,嗯,现在在一起了。”
卡米尔的茶杯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没有人说话。
“你确定?”他问,“我不太认识那个人,我们能见见吗?”
马克西米连笑了笑,对他轻轻点点头之后转向了圣茹斯特:“安东尼,你完成我发给你的报告的评论撰写了吗?我读过你的之后发现它们真的很吸引我······”
圣茹斯特耸耸肩:“从来没见过那个人。”
“不过,我们明天就要见到他们了,是不是?”丹东用鼻子蹭着女伴的脖子,旁若无人地捏着她的肌肤,“罗伯斯比尔可不是个会叫出声来的人。”
圣茹斯特做了个苦脸:“你可真恶心。”
“可惜人们喜欢我。”他漏齿而笑,仿佛透出利爪的狮子。
             ——————————————————————
Maxime 5:45 PM
嗨安东尼,你明天也回来么?
圣茹斯特僵直地坐在床上,几乎可以确定这是自己的幻觉。他已经有太多年没有和罗伯斯比尔联系过了。圣茹斯特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犹如一个等待着一个初次约会的高中女孩一样。
Me 5:48 PM
是的,我回去。你最近过的怎么样,马克西姆?安德鲁怎么样?
他的喉头发出低响。从最后一句话开始,看着字母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就像手指下的琴键。
Me 5:49 PM
嗨,马克西姆,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我明天回去参加例会。
他看着那个气泡和三个相互交替的小点,由蓝到白,由白到蓝。
Maxime 5:53PM
我还行,希望你也很好。谢谢你还会过来。
圣茹斯特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了。
Me 5:55 PM
安德鲁也要来吗?
圣茹斯特关了手机,摆弄着那些按钮,兴趣盎然地描绘着他墙纸上的花纹——他甚至站起来给自己弄了点零食吃——不过他的手机并没有被他冷静而成熟的行为打动。
他打开了它,只看到了花白的屏幕——重发现在看来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他的手机是个婊子。
得过了有五个多小时,它的手机才终于姗姗来迟地响了。
Maxime 10:32 PM
不好意思,我并不是故意要拖这么久才回复。安德鲁明天不能去,他正在英格兰做研究。
Maxime 10:34 PM
Good night, Antoine.
然后他做了所有理性的成年人都会做的事——他将手机贴在胸口并紧紧抓着它,就这样睡着了。有什么轻盈的东西飘飘然地离开了他。
并且,如果他明天带着微笑醒来的话——我是说如果——没有人有必要知道这个。
TBC
调好格式般走微博,链接在评论
@般雀

评论(2)
热度(12)

2018-06-11

12  

标签

法革圣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