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kylux】(Hux/Kylo+Hux/Ben+Hux/Matt) Paint it black

chapter 2

“你回来了。”Ben为Hux取过大衣,离他不远不近。Hux倾过身子去,才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他的唇。然而即使是这样,Ben仍旧僵硬了,看上去费了很大劲才止住瑟缩的冲动。但是他立刻转身,快步走向餐厅:“晚餐已经好了,Eon今天有晚课,说是不回来了。”

Hux冷冷地看着妻子离去的背影,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

打他第一眼看到Ben就知道,Ben是一个安静的人。他喜欢读书、冥想、练习光剑。喜静的人大多不爱动,Ben就是这样。光剑算是个例外,除此之外,Ben什么运动都不喜欢,甚至包括夫妻间最受欢迎的户内运动。被夺走光剑的Ben犹如被搬进博物馆的千年隼,美被折去了大半。

拉开椅子,垫上餐巾,拿起银勺敲了敲白葡萄酒杯,机器人一如既往地倒上了太少的白皮诺——只有Ben才会坚持每周二都喝这种黄毛小子都不屑的甜水。您看看,他过得是什么日子?结婚十年,餐桌上的插花开了又谢,自己的妻子还活得像个绝地学徒,不愿喝酒,喜欢按部就班,活得清心寡欲,跟十年前那个和舅舅与世隔绝地活着的Ben solo,无甚区别。

似乎意识到Hux的走神,对面的Ben抬起头对他露出了一个怯生生的笑。Hux随机坏意地捏了捏Ben的手,满意地看着Ben的脸红了个通透。抛开一见钟情的冲动,和Leia Organa的独子结婚,是Hux早有预谋的、平步青云的捷径,即使Ben长得像个嘎嘎,他还会照娶不误。

何况Ben还对他如此忠贞不二。他彻夜不归,他花名在外,Ben从来不去管他,甚至编出谎话来帮他圆场。不为别的,只是因为Hux选择了他。Ben身上有一股执迷不悟的执拗,大概是从他那和走私犯私奔的母亲那里继承的。当年Hux在鱼龙混杂的酒会上装醉,捧着Ben牛乳一样洁白的脸颊又嘬又咬,给他留下了满脸红印子;嘴里说着肮脏下流的混账话,连Han Solo听到了也要自愧不如(或者是怒火万丈);一只手还伸进了Ben的袍子里,揉捏着他丰满挺翘的臀。他做好了被原力掐的准备,谁知其实是撬开了蚌。他还在斟酌求婚的言辞时,就听到Organa议员一向温顺的独子跟母亲大闹一场,哭着喊着说做了原力鬼也要冠Hux的姓。采珠人满载而归,最珍贵的珍珠属于最大胆的勇士。

Hux将军用洁白的绢布擦了擦嘴,走到妻子身边将他搂入怀中,将嘴唇贴在他的前额,辗转至他的耳垂,呢喃着自己想给Eon添个玩伴的愿望。他的妻子颤抖着点了点头。

慢慢抱起自己高大的妻子,这本身就是个力气活,何况Ben丝毫不明白自己应该放松、蜷缩起身体来减轻丈夫的负担。

和Ben做爱少有欢愉可言,更多时候是像现在一样,为了一个尚未存在的孩子而结合。和初夜一样,Ben永远紧绷、青涩地像个处子,但不是因为缺乏经验而是因为下意识流露出恐慌。Ben大概永远学不会如何跟自己的丈夫相处。如果那些副将们对待Hux能有Ben一半的顺从周到,Hux的眼角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细纹了。

一切结束之后,Ben像个孩子一样紧紧缩成一团,在床的一角睡了。比之前有些进步的是,他这次把脸朝向了Hux。Hux伸出双臂将Ben揽进怀里,他柔软的双唇正抵着Hux的锁骨。这一点小小的温热让Hux失神了一会。他想要把Ben摇醒问他为何不能对自己敞开胸怀。难道自己给不了他安全感吗。

或许是Ben也有自己的秘密?Hux嘴角绷紧。不,Poe和Ben从八岁就没有见过,Ben一直和Luke住在一起——又一个被Han solo 害了的傻瓜。Hux无声地舒了一口气,他不能忍受一架易主的飞船,他是码头而不是回收站。

他不禁想起自己的第一次——那个带着愚蠢笑容的雷达技工。那时他还是军事学院里臭乳未干的高年级生,盯着来寝室修雷达的那个人翘起肥美的屁股,就这样失去了自控力。

平心而论,这是一场很不错的性爱,尤其是对于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子,Hux能感受到这个叫Matt的人在尽力讨好他——用身体。Hux用的背入式,这样他就不用看到Matt戴着眼镜的脸,也能让自己最大程度的爽到。拜托,他是Hux将军的独子,他犯不着在自己的寝室里顾及别人。Matt叫得很响,Hux也不怕别人听见,要是Matt只能扶着墙回去更好。

心满意足的Hux将他翻了个身,操着他的嘴。这双嘴唇长在一个雷达技工身上可真是浪费——Matt的双唇滚烫而多情,像他下面的那个一样紧。Hux看着自己白色的体液从他红肿的嘴角留下来,几乎又立刻硬了起来。

他拉住Matt的两条腿,让它们缠在自己的腰上,顺势将Matt压在了地板上。他橘红色的马甲扣硌地Hux有些不舒服,不过看在他把Hux夹得很深的份儿上,Hux决定宽容一次。

这本来将会是个蛮不错的第一次,假如Hux没有多看那一眼的话。

Matt的大腿内侧,有四个漂亮的花体字母:clan

Hux瞬间没了兴致,确切地说,他感到恶心。

至于Kylo,Hux不能解释为什么,明明知道他把定居者号上漂亮的暴风兵勾搭了个遍,却硬是戒不掉他。

Kylo汗津津地趴在他胸口:“承认你爱我,就这么难吗?”

“别天天胡说八道。”Hux把烟头摁在床单上,唯一的光点消失了。

TBC

评论
热度(7)

2018-06-17

7  

标签

kyl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