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授权翻译】The Essentialist 1.0

译者按:这俩傻孩子终于开窍了!(喜极而泣)

chapter 1.0

“我当时在一家酒吧,”马克西米连在扣上安全带的时候说,“我跟一位坐在角落里的女士聊起天来。她当时正在跟我抱怨她的一位闺蜜即将到来的生日,因为她不得不花些大价钱买礼物。她是个迷人的女士。”

“你去了一家酒吧?”圣茹斯特难以置信地问,“你在大学的时候拒绝了所有邀请。”我们几乎每天都一起泡在图书馆里,他想,当你沉迷阅读的时候,你的眼镜总会滑下去一截。

“有时候会去。”马克西米连说,他的眼睛凝视着夜空,并不看向圣茹斯特,“总之,我们正聊着天,一个男士错把她看成了自己的女朋友,所以——”他做了一个打人的手势,“就这样了。”

这听起来一点可信度都没有,但是圣茹斯特不忍心拆穿:“行吧。”

“你不会把这个说出去吧?”马克西米连的眼睛里透露出可怜的期盼。

“当人不了。”他昧着良心说,“但是你必须去德穆兰家一趟——”或者我家,“你应该多走动走动。他们很想你。”

“我告诉过你了,我真的没时间。”罗伯斯庇尔猛地住了嘴,改了口,“抱歉,你是对的。我不该这样。我会努力多拜访他几次。”

“这是因我而起吗?”他精疲力尽地问,近乎自暴自弃。他紧紧攥着方向盘,直到自己直接发白,“因为如果我是罪魁祸首的话,我可以——”

“你说什么?”罗伯斯庇尔近乎是在呢喃,语调中透露出惊恐。

“我是说我可以不再参加会议——”

“不、不——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是你的错?”罗伯斯庇尔的指甲刮过手背。

圣茹斯特挤出了一个苦笑:“我以为我对你一见钟情这件事明显得让人痛苦。反正,天下皆知。”

他在靠近罗伯斯庇尔的——同时也是博龙的房子旁停了下来。轻柔的呼吸声从他耳边传来,但是圣茹斯特并不想回头、看到罗伯斯庇尔眼中因被冒犯而产生的不快和不齿。

“就像我说的,我会尽量回避,如果这是你想要的话——”他说不下去了,剩下的话被他吞回了肚子里,当他看到马克西米连由脸色发白变得全身发抖。马克西米连的双眼中满是惊讶、迷惑和恐惧,令圣茹斯特感到恐慌:他真的知道吗?罗伯斯庇尔的双手摸索着找到了安全带的搭扣,迅速地开了门,却没有要逃的迹象。

“我、我很抱歉,安东尼——”他有气无力地说,“谢谢,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但是我真的得离开了——我很抱歉,谢谢你——”

就在他那一串前言不搭后语的告辞话音未落之际,他几乎是落荒而逃。星星在苍穹闪烁着,一颗彗星划过天际,掉几滴眼泪就够了,圣茹斯特是个理性的人。

——————————————————————

 His Sons Would Be Des Moulins 11:54 PM

你他妈告诉了马克西什么他给我发了得有百来条短信打了三个电话尽管我没接!

His Sons Would Be Des Moulins 1:08 AM

哦我的天哪你告诉他了是么你个混蛋

His Sons Would Be Des Moulins 1:10 AM

丹东正笑个没完!

His Sons Would Be Des Moulins 1:15 AM

明天滚到我家来我们要谈谈这件事

Me 1:20 AM

你该纠正一下自己的语法

His Sons Would Be Des Moulins 1:23 AM

你的人生才该被好好纠正一下


评论(5)
热度(12)

2018-06-18

12  

标签

法革圣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