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帝政遗事 chapter1

Alpha!屋大维/omega!阿格里帕

Warning:mpreg

         Miscarriage

         Major character death

我唯一的祈求就是大家不要挂我,谢谢各位不杀之恩

 @Azâzêl A太我尽力了真的(猛男落泪)

 



章一

丘比特的金箭穿心而过,世人赞美维纳斯的美貌,却忽略钻心的痛苦。你想,若拔下它,是否会在心上留下透明窟窿?

屋大维琉璃一样的眼珠盯着你,你原本就拙劣的舌头越发无所适从。于是你干脆不再说话。他垂下眼帘,附身去亲吻你隆起的小腹。你看着这位罗马城里最有权势的男人,无声地数着他被阳光染成金色的睫毛。

“大祭司告诉我,他将是一个男孩。”多自负,甚至不再借朱庇特神之名。

你抬起头看拱顶上华美的葡萄藤,狄俄尼索斯搅拌起你心中的波澜。年少的你以为没有金钱和美酒不能抚平的介怀,后来发现有太多事都不是只有胜负两种结尾。你甚至不愿再与朱丽娅共享一张餐桌,她眼中的耻辱不知属于谁。上一次你们一起肩并肩的躺下是什么时候?她从来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你也绝不是一个理想的丈夫,但万幸你们都有着上层社会培养出的良好教养,从不搭理是谁分享对方另一半的床。家庭的和谐在于相互忍耐,维利普拉卡女神最能锻炼人的耐心。

“你在走神。”这不是一个疑问句,未说出口的那句也不是。

“我在想......或许我能出去走走。”在乡野中长大的鸟雀向往着泥土的芬芳,富丽堂皇的宫室无法让他感受到快乐。

当然,他早已知道世事违心。“你这是明知故问,阿格里帕。”精明的奥古斯都早已识破乡下人拙劣的谎言,“我为你买下的房子有美丽的花园,你却像没有笼头的牛一样固执地拒绝我。”

或许是因为我对那么久的顺从感到疲倦,你想。打打闹闹的儿童浑身是泥,占卜的老妪躲在链子后面,偷情的丈夫以为自己没有被发现,你迫切地渴望沾染一些人烟,而不是情人的养父和埃及女王媾和之所。亚性可以被遮掩,历史可以被篡改,你需要一些自己可以摸得着的真实。

屋大维的指头在你的肚子上划着圈,那无声的语言告诉你或许对方看透了你的思绪。但那又如何呢?公主的丈夫是开疆辟土的alpha元帅,将要为小凯撒诞下后嗣的阿格里帕决不能向流言暴露。何况屋大维乌斯是那么聪明,能一眼看穿为参军养家谎报年龄与性别的穷小子,帮他继续伪装下去也根本不是问题。

被裹在一身丝绸华裳中,你却想起皮革和汗水的味道,在洒满星星的野地里和自己的alpha颠鸾倒凤。幸运的小子,你夹紧自己的双腿。这不是你跟屋大维的第一个孩子,却是奥古斯都的第一位继承人。那些浸透了鲜血的马鞍和床单早就被他秘密处理掉了,那几次你精疲力尽地倒在床上,想象着自己的死亡,被锋利的箭镞撕开喉咙,或是在下一次流产中血崩不止。

“你可以让梅塞纳斯来跟我说说话,你知道的。你可以信任他,对吧?”

你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但是他紧绷的嘴角似乎不是在生你的气。你笨拙地去够他的唇,腹部的重量让你栽在他的双臂之间。你们的吻绵长却平淡,仿佛加了太多水的牛奶。那最能言善辩的嘴没有了往日的技巧,那双手更用力地抓住了你的肩膀。

“我会让朱丽娅多陪陪你。”他的气息吐在你的脸上,“一个合格的妻子不应该让丈夫感到寂寞。”

“她的父亲让她的丈夫怀孕。”你的口气不由地带了嘲讽,“我理解她的沉默。换做我也一样无话可说。”

凯撒的注视一向让敌人后背发毛,你自诩勇敢,现在才觉得冷汗涔涔。这让你想起近日里难以入眠的夜晚,五脏六腑像是被尖锐的箭刺破。疼痛令你辗转反侧,直到你习惯。

“一个omega妻子明白自己的义务,就是顺从自己的alpha丈夫和父亲。”你的alpha缓缓收回了手,让你顺势坐在了毛茸茸的地毯上。他站起来,俯视着你,那透明的眸子一如既往,漂亮得足以让整个元老院的妻子们疯狂。

“我会再来看你,我的阿格里帕。”


评论(14)
热度(15)

2018-07-02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