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帝政遗事chapter2

warning:dirty talk&sex
                 上一章阿格里帕怀上了盖乌斯,这一章发生在他生下盖乌斯一个星期左右

你的妻子冷冷地看着你:“已经一个星期了,你还不能骑马么?”

你为自己的面包涂上蜂蜜:“如果你不想呆在屋子里,没有人阻止你晚上溜出去,你知道的。”

她冷哼一声:“他大概并不这样认为。沾您的光,这房子现在塞满了看门狗。”

“朱丽娅。”她像她的父亲一样刻薄,“拜托。”

“拜托?对我吗?我亲爱的丈夫,什么时候我有了这样的荣幸?难道你不应该——”

“朱丽娅。”女孩闻声立刻变了脸色,“即使一个妻子刚刚为丈夫生下继承人,也不应该如此放肆。”

你低头撕着香草饼,不愿意搭腔。

“当然了,父亲。”连你都能听出她的愤怒,“我想应该回房休息了,您跟我的丈夫想必有很多话要说。”

“我从未为你如此得体的举止而感到骄傲。我希望明天一早能得知我的女儿在艰难的生产后终于能够好好休息一夜。”他仿佛在元老院发言似的郑重。

“如您所愿,父亲。”女孩从牙缝中发出嘶嘶声,“我不忍让您时时刻刻都为我挂心。”

一阵小而清晰的啼哭声阻止了凯撒尚未开始的发言。他阴了脸。只是眉梢往下调的一个小小幅度,就足以令原本气焰嚣张的朱丽娅转变了战略。

“我——”“我去看看孩子,乳母大概又在偷懒。”还不等你站起来,她就飞快地跑开了。

“但我觉得我还是——”“阿格里帕。”这个声调让你下意识站直,等待着他发号施令,“你不久前才去看过他,或许是时候让朱丽娅履行妻子的义务了。”

“她还是个孩子。”她在你的心里永远是个一个无可怪罪的孩子。当年她的父亲把她放在你的怀里,说你会看着她长大,就像那些你们失去的孩子一样。你简直想骂他,把自己要掉下来的眼泪全抹在他精心打理的托加上。你想说这算什么,美狄亚的怒火在你心中燃烧,如果你只能在孩子的皮肤上闻到自己的alpha和别的女beta的味道。

剩下很长的后文含有不可描述部分走外链:

https://card.weibo.com/article/v3/editor#/history/271240
手机党见评论

 @Azâzêl 老司机现在不行了(瘫倒)

评论(23)
热度(10)

2018-07-04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