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阶下青苔红树 —

【Jason/Bruce】红与黑(上) NC-17

红头罩以为黑蝙蝠和他彼此之间只有恨意的余烬。

却忘记了,有灰的地方,一定有火来过。

01.

哥谭的夜很沉,又没有月亮,黑压压地仿佛时时刻刻都有坠下来压倒一到一切的可能。

韦恩大厦就是这样岌岌可危地矗立一团漆黑中。身后的一片贫民窟使她看上去更加高耸夺目,那一楼灯火如同穿金戴银的贵妇,只可远观,却大方地给予了饥肠辘辘的饿汉一点话题来熬过长夜;而在Jason看来,那高挑的背影何等孤独,这一片天空的重担全压在她肩上,而她却无依无靠。

呸,狗屁的无依无靠。Jason狠狠地咽下最后一口汉堡,把包装纸揉成一团。那小子叫什么,Tim是吗。那个臭不要脸的小子,对那个人死缠烂打了一路,终于坐上了自己昔日最得意的专座,穿着自己最熟悉的那套制服,瘦鸡一样的胳膊夹着那根蠢兮兮的棍子,他的身旁奔跑,和昔日的自己一样。哦对,听说布鲁斯韦恩已经宣布将他巨额的家产连同光荣的姓氏一块儿,赐予他那哥谭的幸运之子、韦恩的养子——现在的小报都声称他是布鲁斯宝贝遗失在外的私生子了,估计就算是那小子叫他,叫他父亲,都不足为奇了……

父亲。Jason打了个冷战,裹紧了身上满是机油的皮夹克。今晚上真他娘的冷。父亲。他几乎从未将这个词说出过口,仿佛它会烫伤自己的舌头。客况他也没这个需要。从不会有人需要他这样说。从来没有。

他觉得这样挺好的。真的。何必强人所难?既然知道对方办不到,你就根本无需提出要求。想让他当个上流社会的小公子?那种能带到酒会上,穿着定制的小西服端着潘多趣酒将阔太太们逗得咯咯发笑?学期末捧着一张带有校长漂亮花体签字的一等成绩单,好让大人挂在客厅的壁炉上和客人炫耀?他冷冷地笑着,对着不曾停留的风,在红头罩下。有这种想法的人早就该进阿卡姆查查脑子了。

“小杰鸟,想啥好事儿呢?不跟我分享分享?”Roy金黄色的头发呼啦啦地拂过来,红头罩即时转身,用肩膀撞上他的胸口,搞得他嗷嗷大叫。

“对辛辛苦苦替你盯梢了一晚上的死党,你就这态度?”红头罩翻了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白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蝙蝠往市中心公园那边飞了,没带小红鸟——确切的说是他把小红鸟捆在蝙蝠机里扔回家了,毕竟毒藤这次好像是要动真格的!嘿!你就不能把话听完吗!”看着那一点红色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roy嘟嘟囔囔地说,“果真是从蝙蝠洞里飞出来的鸟!都不是什么好鸟!”

下文走外链:

http://www.cwbgj.com/content/uploads/tempimg/2017050510/2212503947.png
(手机党见评论楼)

TBC

作者碎碎念: @少年狼 这是给太太的表白文,希望太太喜欢!虽然很早就开始写,但是一直删删改改,就为了能给予太太最完美的阅读体验(虽然可能并没有)谨在此表达我对太太比卢瑟的氪石还多、比小丑的狱友还多的爱(这叫啥破比喻)总之我已经激动地不知该如何说话了,如果有ooc恳请担待,虽然我已尽量避免但个人之力有限。

评论(23)
热度(68)

2017-05-03

68